紡織服裝出口從“爆單”到“熄火”,回流訂單還香嗎?歐美客戶的轉移訂單,紡企怎么應對?

 中國紗線網 


疫情沖擊下,第二大紡織制造國和出口國印度供給“熄火”,加速開啟了全球紡織服裝產業的新周期,越南疫情態勢仍然嚴峻,受新冠疫情影響,東南亞紡織服裝企業紛紛停產,出現歐美紡織服裝訂單轉移的現象,導致了大量紡織品及服裝訂單回流至國內,企業的訂單增幅明顯,據了解,歐美紡織服裝訂單回流中國是今年出口訂單暴增的主要原因。


1

紡織服裝出口“爆單”


據了解,南達時裝針織有限公司今年以來,生產件數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25%。目前,南達公司的車間每天能生產1萬多件產品,因為訂單暴漲,該公司有部分訂單需要外發加工。“為了按時按質完成訂單,車間開啟了24小時不停作業的高速運轉模式。

在運輸車間,一箱箱打包好的服裝產品正井然有序地轉運到貨車上,“這一單出口美國的針織連衣裙和針織套頭衫有一萬多件,貨值約10萬美元,”南達公司報關員蘇超華說,公司主要以加工生產針梳服裝、毛衣為主,產品全部出口歐美、東南亞、澳洲等國家和地區。訂單紛至沓來,截至7月底,公司已生產出口貨物360萬件,總貨值達1700多萬美元。

2

出口需應對成本壓力的挑戰


紡織服裝的訂單暴漲,然而伴隨著貨運價格和原材料價格上漲等不利因素,看似行情高漲的紡織服裝企業實則出口困難重重。

隨著企業接到的訂單不斷增加,產出的貨物也不斷增加,貨柜短缺的問題造成企業出口環節停留時間較長?!爱a品生產完不算完,交付到客戶手中才算完滿,”南達公司總經理孔德生說,和多數外貿企業一樣,南達公司也面臨著積壓貨的壓力。

海運費居高不下造成的成本壓力是限制出口的主要難題, 南達公司總經理孔德生算了一筆賬,海運費由幾千美元漲至一萬多美元,每單貨物被壓縮的利潤空間在10%左右。而一些愿意自行承擔海運費用的客戶,則壓低貨價,今年產品的單價普遍較低,“今年到現在為止,出口了360萬件貨物,去年同期僅出口了280萬件貨物,然而今年的利潤比去年要低!”孔德生說。

3

海外訂單回流,企業增加產能


這兩年,受訂單回流影響,企業訂單增多,本來辛苦維持生產的企業也在擴大產能,迎來了企業的“高光時刻”。

菏澤花衣娜露服飾有限公司以羽絨服生產出口為主,原本僅有浙江嘉興一個工廠。受疫情影響,部分海外紡織服裝加工廠瀕臨停產或轉行,一些客戶將訂單轉向中國生產,為這家公司迎來了海外訂單回流的機遇,為增加產能,該企業去年在菏澤新設了一個工廠。

但是全球疫情防控逐漸進入常態化,疫情相關物品的貿易需求減弱,許多制造業國家重新啟動生產,

4

近期服裝出口有點“熄火”


“去年開始由于疫情因素出現的全球訂單回流中國在今年得到延續?!?月13日,針織運動服飾出口企業健盛集團半年度業績報顯示,該司上半年凈利潤1.08億元,同比增加96.4%。關于業績大增的原因,半年報提到了得益于“訂單回流”。

但是上半年火紅的服裝出口近期似乎有點“熄火”。7月份服裝出口、紡織品出口均出現下跌。按人民幣結算,紡織服裝出口1813.9億元,同比下降18.24%。對于海關總署數據反映的紡織品出口下滑,在一線從事生產的盧先生的感受更為直觀。盧先生表示,“在今年上半年就有感受到,每當國外疫情稍有緩和,外貿訂單就會下滑?!睂τ谄甙嗽路莼亓饔唵螠p緩的趨勢,業內人士稱,上半年印度疫情比較嚴重,四五月份很多訂單都轉到中國。進入下半年,印度、孟加拉有些產業也恢復了,因此,七八月份訂單出現了一個“回流”流失的轉變。

5

金九銀十”消費預計或成色不足


除此之外,企業還面臨下游“金九銀十”消費預計或成色不足的問題,對于旺季預期也有所打壓。

自進入8月以來,原本強勢的紗線端整體行情有所轉弱,主要表現在新增訂單方面,據下游紗廠反映,新增訂單稀少,紡企依舊在趕制前期的訂單,隨著棉花價格的下跌,棉紗價格也難以維持堅挺走勢,價格重心整體有所下移,部分紡企也出現小幅累庫的現象。

9月1日,鄭棉2201收盤價為17270元/噸,從7月1日至今日,鄭棉期貨在一個半月內累計跌幅達5.5%。9月1日,棉紗2201收盤價為24560元/噸,棉紗期貨在同時間段內累計跌幅達7.8%,超過棉花期貨價格跌幅。

隨著棉紗期貨價格逐步下跌且仍沒有止跌跡象,棉紗現貨市場成交低迷,中小型棉紡廠信心受到影響。因棉紗累庫數量不大,壓力較小,大部分棉紡廠仍堅守前期棉紗報價,但也有部分棉紡廠開始下調棉紗銷售價格,幅度在300-500元/噸。安徽望江某小型棉紡廠負責人表示,最近一周,下游要棉紗的很少,廠里40支純棉紗報價還是28500元/噸。但如果老客戶確定要買,將適度讓價。

6

海外訂單回流注定不會長久


由于疫情來尋找替代的訂單,注定不會長久。

這些年來,一些中低端訂單總體呈現從中國向外轉移趨勢,只是去年情況比較特殊,疫情之下,中國工廠最早復工復產。在很多國家還處于疫情比較嚴重的情況下,他們的紡織品服裝出口受到影響,客戶等不及,就只能跑到中國來買。一旦那些國家疫情結束,生產能力恢復,客戶還會跑回去。


總體來說,紡織品服裝產業的中低端產能向要素成本更低、關稅爭端更少的東南亞國家轉移,仍是大勢所趨。

中國是國際上紡織產業鏈最完整的國家,但目前優勢主要還是體現在中低端產品,彌補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才是未來主要方向,而產業鏈升級成為關鍵。

我國紡織上市公司也意識到這一點,逐步往中高端方向邁進。百隆東方內部人士表示:“除了國內勞動力短缺,我們在新產品開發力度、裝備等方面,都具有很大的優勢。公司已經做好了擴產能的準備,2021年預計會有接近10%的新增產能實現投產”。

東莞上市企業都市麗人也在供應鏈方面深度布局?!肮湹慕ㄔO未來將是服裝企業競爭能力的重要指標。公司近年來投資了多個核心供應鏈項目,包括原材料、紗線、成品制作工廠等,其中也有專門做面料開發的。面料上的創新,正是都市麗人這兩年來的一大突破點,無塵棉就是我們獨家開發出來的?!倍际宣惾硕麻L鄭耀南表示。

7

紡織服裝出口企業努力的方向


歐美紡織服裝訂單回流是中國紡織出口企業的機遇,但是如何把臨時客戶變成長期客戶,擦亮“金”字招牌,則是紡織服裝出口企業努力的方向。

第一、針對東南亞紡織服裝企業的轉訂單,抓緊時間趕訂單是外貿針織企業最重要的任務,按時按質按量交付訂單是把更多資源留住的前提。企業需要積極提高產能和生產效率,解決人工緊缺的問題,以滿足訂單的生產需求。

第二、與東南亞的人工成本低這一優勢相比,國內紡織服裝的優勢在于對面料和產品制作的專業度,企業在拿到其他國家訂單后,需要在保證質量和穩定性上下工夫。

第三、積極了解市場形勢的變化,迎合新的市場動向進行創新,推出技術含量更高的新型產品,增強客戶的黏性。企業需要根據國外高端客戶的要求,加快取得相關技術專利證書,獲得質量體系認證等多個國際認可的證書,提升產品附加值。

業內人士稱,危機與機遇并存的現狀令紡織服裝行業加速整合。企業擁有豐富的產業鏈資源、高效的管理能力和靈活的應對措施,才能占據更大的市場份額。

紡織服裝出口從“爆單”到“熄燈”,回流訂單還香嗎?歐美客戶的轉移訂單,紡企怎樣應對?(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