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 浙江161家紡織企業竟被勒令停產!

背后的原因值得思考!


浙江省內的161家紡織企業接到了停產整頓的通知,為什么會這樣?浙江省是我國的紡織業大省,這161家紡織企業占全國該行業產值的35%,為什么突然會接到勒令停產的通知呢?


微信圖片_20220302145500.jpg





紡織行業被勒令整頓的大背景


我國在前不久提出在“十四五”期間要將“單位GDP的能耗降低13.5%”作為經濟發展的主要約束性指標之一,這一目標相對較“十三五”期間的要求下調了1.5個百分點。


云南、廣東、廣西、寧夏、青海、江蘇等9省區被列入“紅燈”一級預警,原因是這幾個省區2021年上半年的能耗不但沒有降低,反而還有所提升。除此之外,河南、遼寧、浙江等10個省區的能耗強度雖然降了,但是降低幅度不夠,被列入“黃燈”二級預警。


雖然我國做出了具體要求,但是多個省區的能耗不降反升是有具體原因的。


首先,疫情期間,海外許多國家的生產能力受到打擊,所以我國許多高能耗產業在嚴重疫情剛剛過去之后迎來了海外訂單的井噴期。再加上國內經濟復蘇,訂單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強力拉動了制造業產能的迅速攀升。


其次,2015年以來,我國簡政放權,尤其是層層下放了部分高耗能產業的項目審批權,而“高耗能、高排放”產業恰恰是許多地區的經濟支柱產業,在疫情導致經濟受損的情況下,許多地區對單一提升經濟數字存在沖動。


浙江省就是如此,雖然經濟發展水平不低,但傳統高耗能產業在其產業體系中占比仍然較高,高耗能行業“用能多、產出少、貢獻低”,“有色金屬冶煉、鋼鐵、建材和紡織”等八大高耗能行業消耗了整個社會43%的能源,卻只產出13%,能耗強度更是各行業平均水平的將近5倍,所以這些行業都是我們即將升級和淘汰的產業。


紡織行業就是其中之一。




紡織行業為什么會被勒令整頓


為了倒逼產業結構調整,浙江省將所有企業按照“畝均效益”的標準分為A、B、C、D四類。企業繳納稅額越高,附加值越高,創造的社會價值越大,省內給予的預算用電時間就會越長。說實話,這一招挺絕的。


以10天為一個周期,稅收比例和經濟附加值最高的A類企業,省內會給予開8停2的電力資源支持;以此類推,B類企業開7停3,C類企業開6停4,D類企業開4停6;如果某家企業的效能評級為D類以下,那就即將被淘汰。


浙江省之所以會這樣做,主要是為了有效地調整產業結構,降低高耗能、高排放、高污染企業的比例,有效地提升產業附加值。


浙江省這樣做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資源或者能源帶來的壓力,浙江省不是位于資源富集區域的省份,資源稟賦有限,從來都是依靠外來能源輸入來發展本省經濟的。


正因如此,浙江省的能源使用成本一直比能源大省比如山西和陜西要高得多,再加上這兩年煤價、天然氣價格明顯升高,所以現在浙江省的熱電企業每發一度電,就要虧損0.15元。


既然能源產業已經賠本了,省內利用能源的其他產業如果利潤率再低的話,本省的經濟發展一定會受到嚴重影響,所以才不得不通過上述手段倒逼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技術革新。


話題回到紡織業,這個行業其實屬于勞動力密集型產業,這種產業需要大量的廉價勞動力,并且利潤率比較低。


正常來說,勞動密集型產業現在不應該布局在我國東部省份或者沿海地區,因為當地經濟較發達,勞動力價格較高,勞動力價格一高,紡織業生產的成本就會明顯抬高,紡織業成本高了,行業利潤就會明顯降低。


所以像紡織業這種勞動密集型產業現在應該分布在勞動力價格較低廉的我國中西部地區,甚至都已經大量轉移到東南亞和印度了。


但是,自2020年全世界新冠疫情以來,東南亞和印度地區因為管控不力,導致其經濟受到疫情沖擊嚴重,大量低端制造業的訂單又回流到我國浙江和廣東這樣的出口制造大省。而這些地區因為短時間內訂單量大增,本來已經瀕臨淘汰的紡織業突然“回光返照”,又開始紅火起來。


但是,飽滿的訂單量和擴大的生產能力并沒有改變當地紡織行業耗能高,污染嚴重并且利潤率超低的現狀。甚至在產能擴張的大前提下,紡織行業的“內卷”愈發嚴重,利潤變得更加微薄。


一組數據,大家對比一下,就會一目了然。


2021年的前8個月,我國紡織業營業收入為1.6萬億元,同比增長14%;營業成本為1.42萬億元,同比增長15%;紡織行業共實現利潤640億元,同比僅僅微增2.2%。由此可以明顯看出,國內紡織業成本增加的速度明顯高于營業額增速,尤其明顯高于利潤增速。

微信圖片_20220302145528.jpg


所以像這樣的產業就是典型的落后產能,是應該明確轉出和逐漸淘汰的,正因為如此,才會有本文一開始給出的浙江省勒令161家紡織業停業整頓情況出現。




我國紡織業的現狀


其實國內的紡織業早就處于產業轉出階段了,原因就是因為利潤太低了,在國內追求經濟發展質量的大環境下,如此低效高耗能的產業集聚在浙江這樣早就開始產業升級的省份來說,確實不應該。


其實國內紡織業運營的難度著實不小,因為行業競爭太過激烈。國內的紡織企業如果想要維系住原有的客戶和市場,不但無法提價,在上游原材料和下游運費都在漲價的情況下,國內紡織產品還在降價,有一些紡織企業甚至低于成本價銷售,僅僅依靠13%的出口返稅來彌補利潤,這樣綜合算下來,利潤率也僅僅只能維持在5%左右,每天賺的都是辛苦錢。

微信圖片_20220302145536.jpg


比如在下游運輸環節,因為目前外貿航運壓力較大,在集裝箱數額不多的情況下,外貿航運運費明顯提高。以中國和美國之間跨越太平洋的航線為例,疫情發生前,從我國上海港運輸一個標準集裝箱到美國,運費大概是1500美元,但2021年的運費一度飚到了25000美元,暴漲了16倍,運費如此飆升嚴重侵吞了紡織行業的利潤空間。


所以,我們不能再以這樣出力不討好的方式做世界工廠了,我們不能再這樣以“老好人”的狀態給海外的上下游企業打工。辛苦是我們的,錢卻都被別人掙了,這樣不行!


所以我們要利用現如今形勢相對不錯的經濟高增長帶來的窗口期,通過合理有效的手段倒逼產業結構調整,改變以走量為主的落后銷售模式和發展思路,改走提升品質的策略。


當然,我們都知道讓一個產業轉型升級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絕對不會在短時間內一蹴而就的。


從市場需求到原材料、從產品品質控制到印染、設計等各個環節,產業鏈很長也很復雜,轉型升級必須讓整個行業系統性地轉變,不能只強迫一個點改變。但是我們必須現在就開始行動,因為每次產業升級時,時代預留的時間和機會都不會太多,如果趕不上就有可能錯過整個時代。




感 悟


其實,紡織行業面臨的狀況是我國國內許多產業現狀的一個縮影。我們千萬不要被眼前低端產業訂單大增的假象蒙蔽。


因為受疫情影響,國外許多擁有眾多廉價勞動力的國家,比如印度和東南亞各國受到疫情嚴重沖擊,低端產業生產能力大大下降,我國某些低端或者落后產業突然間市場份額明顯提升,就大量上馬早就要淘汰的對應產業。


在我國經濟水平已經明顯提升的情況下,和印度、越南和柬埔寨拼成本低,拼價格低廉,說實話,有點掉價。更重要的是這樣做沒有認清形勢和方向,對整個產業的未來發展是有害的,這種飲鴆止渴的方式是要不得的,更是不利于整個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和國家整體實力的提升的。


我們的好形勢來之不易,不要輕易浪費。

來源:大耀紡織
編輯:中國紗線網新媒體團隊